坞笑

安吹爆炸∧q∧

不会画画就是特别难受(。)吹吹我安老婆

《Blood》上/良邦

排雷,cp良邦,良邦,良邦。
不喜误入,猝不及防成为邪教头子。
下更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某些时候,欲望总是会烧灼理智让人无法清明,就算是光明沐浴下获得恩护的圣人,也无法抵御。
空气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,潜藏着夜晚后隐于黑暗的危险。但今晚,是漫长的平安夜。
树影摇曳不时打散本就昏暗的月光,斑斓落在本该祸害众生,让邪祟扼杀生命的吸血鬼身上。不过他,此时却狼狈的被金色锁链束缚而无法动弹,那华丽而昂贵的衣料在撕裂摩擦下破损凌乱。
但是就算在如此窘迫处境下,那吸血鬼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听不出慌乱而调侃的笑声和话语,在这夜里就显得格外刺耳。
“你不好好坐在教堂里祷告,就那么急着和我约会?主教。”
暗哑声音轻缓落下,加上那诱惑力十足的外貌也确实是勾引人的好手,要不是这夸张而漂亮的恶魔翅膀和鲜红瞳膜,恐怕没人会觉得他是个吸血鬼,而只是一位优雅俊美的贵族。
张良并没有选择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,放手压在吸血鬼衣料破开而露出的苍白胸口上,属于活人的温度从胸膛冰凉肌肤上传递到吸血鬼的每处感官神经,那是自己不曾拥有过的。
在那之下流动着温暖的鲜血,那是吸血鬼们喜好的食物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命源。就算抛开食物需求,也还是会本能渴求着那一丝生命源泉。
久久得不到回应,只有他的手还在身体上肆意抚弄,雕花衣扣被一颗颗解开上身渐渐完全暴露在他眼下,刘邦再一次觉得这闷葫芦一样的人真是让人扫兴。
“嘿,嘿。我亲爱的主教,莫不是我的容貌太过惊艳,让你无从开口吗?”
这可真不是我自恋,刘邦心里暗暗想着。
似乎是明白这吸血鬼脑子里想着是什么,张良终于是没再沉默,不轻不缓的回答到。
“听着,吸血鬼。我不需要回答你那些愚蠢的问题,人拥有的思考和大脑,你都没有。”
没有多余情绪的平淡语调似乎要比无所谓的调笑更来的气人些,而他的话也就像在说这吸血鬼是愚蠢的生物一样,没由来的嘲笑。
刘邦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,全当做没听见,反倒支起腰身凑到他耳边轻声又说着些什么,冰凉的呼吸吹在这圣殿主教的耳廓,倒是让他不适而些许蹙眉。
“哦?那可真是让人伤心,原来我那么关心的人,是这么看待我的。”
巨大的翅膀微微挥动就将两人包在其中,刘邦微微一用力就将面前看着就没多大力气的主教压倒在地,而自己就那样坐在他身上低头朝他微微笑了下,裸露在外的地方被身下人一览无余,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,刘邦却又止不住兴奋的眯起那好看眼眸,软舌不自觉轻舔过自己尖锐獠牙。
“所以..你是不是该赔偿我些什么?我亲爱的主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