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白笑

上天入地你基德大哥

《酒恒白青》/双白水仙

cp狐白x凤白
玄幻小说类型自设背景。
十句里十句都是编的,我就瞎搞就乱写。
大概又是个填不上的坑





青丘的酒甘甜浓醇,灵气满溢,自不是在寻常人间就能饮到的好酒。
曾去那青丘秘境游历结下宿友白狐,尝过那酒的独特,入口清甜后味浓烈,似是描述世间的精彩韵味。
别离不久听到却就是那青丘族被屠灭噩耗,即赶赴那处仙灵秘境却只剩下破败残骸。唯独找到的,只
存那酒被藏匿完好的秘方。
有一传闻,灵狐生得九尾覆死
不灭,似凤凰浴火重生的说法。却得不到证实,苦苦找寻不得那轻白灵狐踪迹,把思念寄托于那酒方之上。
寻了酒家学来酿酒之法,百年甚是千年间游离遍江山雪海亦是寻不到所想之人。
曾酒在酿好时细尝,味尚缺不及当初那酒的甘美,或许还有其他什么秘配是自己不知的。百年细酿归出的才得那酒独特韵味,酒是有了,一同品酒的人却依旧不见。长此以往,便成习惯,每次出外游离都随身装上满壶清酒才走,兴许是因为酒的味道,亦或者对故人的念想。

夜幕降临于世间,万家灯火阑珊明艳。落脚于一处未曾到过隐匿偏城,中是外并无的难得和平之地,却繁华的紧。城中街巷灯笼高挂本是温馨颜色落在眼底却一片难解思情。
一眼瞥去是不知藏着多少以人形而出来凑热闹的妖,和人们面上各色奇特面具。似雪白发身着白羽自在踏入夜市其中就本突兀显眼,引来不少目光打量,一身淡漠气质更与热闹之地成为反差,甚是格格不入。好似那周围喧闹繁热都不能让其染上半分。
陌生的外来者也不知这处是何处,行过身旁几似妖娇女低声谈论于他,媚声婉转语调含笑。聊的是外来者谪仙容貌,亦又是惊讶于其落到此地。
目中所见极像曾听闻过一处只妖与鬼魄所能到达之城,百鬼千妖以面具遮容,有缘相遇,无缘转离。

街边商铺与人类所有并无二差,不过售卖却为凡人没有的奇珍异宝灵丹妙药,亦有妖宝仙武,还有些新奇小玩儿。
倒是有趣,目光随边摊移过,在某一瞬似感应到什么一般浅眸抬望,瞳眼突缩,太过熟悉的绒白狐耳紫墨顺发,戴着一张狐面就那样出现在不远。仅是一愣神功夫,期望身影随即又被他人遮去身形,隐匿在茫茫人海中。
身体不受控制,本能屈力朝着那家伙消失地方追去。但很快就被来往行人绕困迷失方向,追来没见到所想,又难以再找寻到回去的路,实在太过冲动莽撞。
这妖城,遇见相似他人也不是不可能,指不定,认错了罢。寻不到人只好心底暗叹,这千百年也没有丝毫音讯,到底还是自己执念过深。
凤凰生来清高自傲,又是清冷灵物,自不会被他人轻易改了性子去,但对那白狐思念却似隐毒。不可除去又日渐增长,思念越深毒则越烈,在心底根深蒂固至不可化解。
自己对那白狐真只是宿友那等情感?在千年时光中曾多次如此自问,却找不到确切答案。
随着长久时光流逝,得不到结果的结局就将是被执念深渊吞噬。兴许他真是消亡去了,不过自己不肯承认罢。念之深,待压抑不住这感情出来后为何,也会为此被拖堕黑暗之中吧。

呆立来往行人之中,浅眸何时变得暗存浑浊,眼底情绪混杂不清,硬给这仙凤染上暗晦污点。
求不得,却执意如此的后果,自己很是明白,却依旧如此而为。
太过却依旧熟悉气息出现在身后,还没来得及反应是又为错觉?眼前一暗被其手遮起。若是旁人如此接近恐怕早见那鲜红,但是这气息对于自己来说太过熟悉,熟悉到没有任何防备。

未完/

日推

...这可真是吓死我了

存档
病症peacock (孔雀)
还没设定完全
来源基因分子本身衍生的隐性性格行为指导。
患病者极少数,病症行为在病发后会在本身自然性格和行为上做出引导。
病症大致描述。
病症状态分为不同种类,其中有恋爱,杀人引导,犯罪,厌恶等,甚至引导出本身性格阴暗面或性格反面。(注意分析角色本性格,按照原作或者资料分析性格。)
有这种基因病症的人在遇到相同病症患者,并在特定时间就会病发,会有不同的特殊感应。一个人身上只会出现一种病症状态。但每个病症分子是作为一组存在的,并且独有一组,不可能出现一组病症外的第三人。一个人身上的病症对应可能是兄弟,朋友或者毫不相干的人。
病症无法治愈。
也许设定会有常识问题,2.0版本再查资料补充

《Blood》上/良邦

排雷,cp良邦,良邦,良邦。
不喜误入,猝不及防成为邪教头子。
下更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某些时候,欲望总是会烧灼理智让人无法清明,就算是光明沐浴下获得恩护的圣人,也无法抵御。
空气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,潜藏着夜晚后隐于黑暗的危险。但今晚,是漫长的平安夜。
树影摇曳不时打散本就昏暗的月光,斑斓落在本该祸害众生,让邪祟扼杀生命的吸血鬼身上。不过他,此时却狼狈的被金色锁链束缚而无法动弹,那华丽而昂贵的衣料在撕裂摩擦下破损凌乱。
但是就算在如此窘迫处境下,那吸血鬼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听不出慌乱而调侃的笑声和话语,在这夜里就显得格外刺耳。
“你不好好坐在教堂里祷告,就那么急着和我约会?主教。”
暗哑声音轻缓落下,加上那诱惑力十足的外貌也确实是勾引人的好手,要不是这夸张而漂亮的恶魔翅膀和鲜红瞳膜,恐怕没人会觉得他是个吸血鬼,而只是一位优雅俊美的贵族。
张良并没有选择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,放手压在吸血鬼衣料破开而露出的苍白胸口上,属于活人的温度从胸膛冰凉肌肤上传递到吸血鬼的每处感官神经,那是自己不曾拥有过的。
在那之下流动着温暖的鲜血,那是吸血鬼们喜好的食物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命源。就算抛开食物需求,也还是会本能渴求着那一丝生命源泉。
久久得不到回应,只有他的手还在身体上肆意抚弄,雕花衣扣被一颗颗解开上身渐渐完全暴露在他眼下,刘邦再一次觉得这闷葫芦一样的人真是让人扫兴。
“嘿,嘿。我亲爱的主教,莫不是我的容貌太过惊艳,让你无从开口吗?”
这可真不是我自恋,刘邦心里暗暗想着。
似乎是明白这吸血鬼脑子里想着是什么,张良终于是没再沉默,不轻不缓的回答到。
“听着,吸血鬼。我不需要回答你那些愚蠢的问题,人拥有的思考和大脑,你都没有。”
没有多余情绪的平淡语调似乎要比无所谓的调笑更来的气人些,而他的话也就像在说这吸血鬼是愚蠢的生物一样,没由来的嘲笑。
刘邦倒是并不觉得有什么,全当做没听见,反倒支起腰身凑到他耳边轻声又说着些什么,冰凉的呼吸吹在这圣殿主教的耳廓,倒是让他不适而些许蹙眉。
“哦?那可真是让人伤心,原来我那么关心的人,是这么看待我的。”
巨大的翅膀微微挥动就将两人包在其中,刘邦微微一用力就将面前看着就没多大力气的主教压倒在地,而自己就那样坐在他身上低头朝他微微笑了下,裸露在外的地方被身下人一览无余,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,刘邦却又止不住兴奋的眯起那好看眼眸,软舌不自觉轻舔过自己尖锐獠牙。
“所以..你是不是该赔偿我些什么?我亲爱的主教。”